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52yrq.com


  我一直記得那個寒風刺骨的日子,在那應該歡樂的過年前夕媽媽就這麼忍心的撒手離我們而去。  那年我10歲,然而媽媽最後的眼神就像是烙印一樣的深深的烙在我的心底,她告訴我:「好好照顧自己,好好照顧爸爸。」  我家原本是一個人人稱羨的小家庭,爸爸來自南部的鄉下,是個內向老實且溫柔又親切的人,或許是由於個性互補的原因,這樣的個性反而吸引了當時同一所大學裡的學生會長,也就是我的母親。外表明亮動人的母親,表現出來的行爲就呼應了她那氣質非凡的外貌,外向、自信又帶幽默。  媽媽去世後,公務員的爸爸就自己請調到南部的鄉下,從此我倆就相依爲命了。  來到鄉下後,生活十分的平靜,爸爸身兼母職,把我照顧的好好的,我們之間無所不談。  有一陣子我很擔心父親再婚的問題,瘦高的身材以及憂鬱帥氣的臉龐都使他充滿了對異性的魅力。  一開始不管是同事或者是業務上的往來,倒追的女性真是不乏其人,其中我隻欣賞一位爸爸的女同事,她的名字叫雅琪,二十一歲,人很溫柔又常帶微笑,是一個溫柔又非常善體人意的人,我很驚訝爲什麼她會沒有男朋友,隻知道追她的人可是一籮筐呢。  她並不是倒追我爸,而是和我爸結成要好的朋友,我看得出來,她非常的喜歡爸爸。在理智上,我當然希望父親再婚,然而感情上我卻隻想獨佔爸爸,這樣的感覺一直讓我很困擾,爸爸也沒讓我失望,即使是像雅琪這樣的女孩他都沒有動感情。  然而事情漸漸地起了變化,12歲那年我的初潮來了,爸爸親自爲我說明原由並溫柔的用溫水幫我清洗那裏的血跡,溫水的衝擊以及爸爸溫柔的撥弄,那時陰部傳來的感覺讓我陣陣的陶醉並且大感驚訝。  從此我都好希望和爸爸一起洗澡,但是我們自從媽媽過世後就不再一起洗澡了,因爲以前我們都是全家三個人一起洗的。  隔了幾天我終於提勇氣,故意不帶衣服進浴室然後叫爸爸幫我拿來,當爸爸拿來的時候我叫他一起洗,他也答應了,於是就如同以往一樣,拿著衣服和我一起洗,隻是少了媽媽。  從那天起,我們每天都互相爲對方洗身體的每一部份,我每天都在洗澡的時刻,沉醉在遠始慾望的漩渦裏。  那陣子我胸部因爲發育而漲痛,爸都會幫我按摩,有點疼痛卻更舒服,我雖然隱約的希望爸抱我或是更進一步的行爲,然而都在道德禮教的抑製下,這些念頭都煙消雲散。  對一個剛發育的早春少女來說,這一切已經太美好了。可是這樣的美好並沒有維持太久,隨著我發育的成熟,就在我升國一後不久,遺傳了高挑的父親,我已經有160的身高了,或許由於每天洗澡時的性刺激,更甚的是肌膚原本有點粗有點黑現在卻因爲女性賀爾蒙的滋潤,變的白皙細緻,在自然光下就會散著一種微微的光亮,所有認識我的人無不讚美有加,還有我一直認爲問題最大的是我的胸部,爲什麼我這有點瘦的身材卻有尖挺的胸部,在同年齡的女生裏,實在是十分的突出,害的我走路都不敢挺胸。  再加上我的瓜子臉以及遺傳到母親的明亮的外貌,讓我在校園裏莫名其妙的贏得超級美少女的外號,每次上體育課穿短褲、短袖時我都得忍受一些奇特的目光,當中還有不少是來自學校的男老師。情書更是難以計數,可是我的心理容不下別的男性除了父親。  但是讓我意料不到的情況逐漸的發生,最近父親和我洗澡時都會勃起,幫我洗時也洗的比較久,我好喜歡那種感覺,我覺得我的乳頭以及那裏變的日益的敏感,有一次我發覺我幾乎舒服的無法站立,還有一次爸幫我搓揉那裏時,我一回神竟然發現?  爸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當我搓洗他那雄偉的小弟弟時,他就會從侯頭發出一陣低沉的氣音,沒錯那是男性的喜悅。有時我們會互相抹香皂然後就自然的抱在一起,互相的愛撫著。  在這期間,有好幾次我看到爸的眼中閃過難以理解的眼神,是那種痛苦、恐懼、疑惑的混合,我想你們一定沒看過,不,你們不可能看的到這種與魔鬼掙紮的眼神的。

  這一天,就如同往常一樣,我們吃了爸做的飯菜,看完了晚間新聞,我拿了倆人的衣服叫爸爸洗澡了。  然而你絕對想像不到因爲一個偶然卻讓我走了一段辛苦的日子。  就在我們同時沖水時我滑了一下,我抓著爸的手人卻跌坐在地上,臉正好緊貼著爸勃起的陽具,我心理正因爲如此貼近陽剛之物而興起莫名的慾望的同時,在極自然的情況下,爸就將腰一挺它就滑進了我的嘴裡。  我本能的吸允起來,爸的腰也前後的擺動,爸不斷的深呼吸然後由喉嚨吐出慾望的低吟。而我隻感覺下體熱的發麻,左手不自主的輕輕的搓揉著早已充分滋潤的陰部,溫熱的水仍然不斷的從水龍頭灑在我們的身上,我隻覺得慾望隨著體溫不斷的升高,身體不斷的緊繃,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覺得一陣從沒有過快感從下體侵襲而來,我的手指不斷的加快,吸允的動作也更快更用力。  突然一陣排山倒海的狂喜從陰核開始擴散,身上莫名的抽蓄嘴巴也發出了自己從沒聽過的聲音,眼中的眼淚也不知道爲什麼不斷的流下來,我覺得很快樂啊,爲什麼會直流眼淚呢?  我真不敢相信人間會有這樣的快樂,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覺得一股溫熱液體充滿了嘴巴,爸的陽具有規律的在我的嘴裡跳動,並且不斷的往喉嚨的深處擠。  過了一會爸把他的那話兒抽離了我的嘴吧,不知道爲什麼,我竟然把口裏的東西慢慢的吞下去,此時爸爸低頭看著我,我想他看到了我的眼淚卻沒注意我滿足陶醉的神情,在那個時候,我看見了他滿臉的羞愧、自責以及懊悔。  他拿起衣服就走了出去,留下了滿臉茫然的我。  那天晚上,我從門縫裏看到爸爸拿著去世媽媽的照片,坐在床邊啜泣。  自從媽媽去世後,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哭泣,我覺得好心疼哦。  從此之後,爸就刻意的和我保持距離,每天不在一起洗澡,他說我已經長大了,不必在一起洗了,我很困惑,因爲媽媽在的時候,我們還不都是一起洗,媽媽也長大了啊。  更遭的是我們之間幾乎沒有什麼對話,有的隻是日常無法避免的對話,他甚至開了個戶頭給我自己領錢,免去彼此的接觸,幫我安裝了電話,裝了電視機,凡此種種都是爲了避免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接觸。  我難過極了,但是我知道他很愛我很關心我,因爲從日常生活細節他都會安排的很好就知道他的用心,後來我故意叛逆變壞,我都可以從他的眼神看到他的心疼及關愛,使得我有時故意做錯事來贏得這樣的眼神和父愛。  可是我無法忍受這樣的父女關係,我愛他啊,我從小就說長大要嫁給爸爸啊,何以社會上把這種關係看的比畜生還不如呢?動物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倫常觀念啊,人類硬是加下去並要所有的人去遵守,爲什麼呢?  如果爲了優生我可以結紮避孕,如果爲了名譽我可以終生不嫁、不公開、永遠隻當爸爸身邊的乖女兒陪著他到老死。  然而這一切都因爲爸爸的冷漠態度而變的遙遠,我有時恨他優柔寡斷,恨他不能好好的愛我。  於是從國三開始,我開始用另一種方式逃避這些痛苦,我叛逆,我也不理爸爸,雖然我打從心底愛他。  我脾氣變的不好,讀書則視心情而定,翹課等等。我從一個品學兼優的模範生、乖乖女變成一個叛逆孤僻的學生,成績也起伏不定,不過還好由於一二年級基礎好使我吊車尾的考上了冠以當地地名的女中(第一誌願)。  上了高中的我情緒更是不穩定,尤其那時爸爸開始和雅琪來往,因爲雅琪常來我家並和爸有說有笑,我那時心情壞到了極點,甚至開始抽煙翹課。  剛升高二不久,有一次中午就翹課回家,發現爸的車沒開走,好像在家,我已經習慣自己開門進去,也不通報爸爸,自己輕輕的開鎖進門卻發現有另一雙女鞋,我悄悄地走近父親的臥房,門並沒有緊閉,爸當然沒料到我會回來,隻見倆人坐在床沿熱情的擁吻著。  我猜想他們一定利用中午的休息時間,從不遠的工作地點跑回來做這種事,看的我不禁怒火中燒,心裡麵不斷的罵著狗男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雖然生氣可是我還是聚精會神的看著他們的進展,隻見爸不斷的吻雅琪並且慢慢的除去她身上那寬鬆衣服的釦子,雅琪阿姨好像很靦腆的樣子,但是最後還是被爸爸撥的一絲不掛,這時我才看見原來寬鬆的衣服下隱藏了一附魔鬼的身材,雅琪的身材是那麼的好,那白皙渾圓的臀部以及挺翹的乳房都是男人夢寐以求的。  爸讓雅琪躺下,頭埋在她的兩腿之間品嚐著甜甜的密汁而雙手也各抓住一個乳房並沒有閒著,指頭不斷的撥弄著乳頭。  隻見雅琪臉色泛紅呼吸急促,雙眼微閉還常發出令人心醉的呻吟,我雖然生氣但卻又覺得莫名的興奮,想像著自己就是雅琪任由父親肆意的侵略,不覺下體逐漸痲癢起來,忍不住用手輕揉卻發現已經氾濫成災了,自從父親態度改變後我都沒心想到這檔子事,現在受到這樣的刺激讓我異常的難忍。  這時父親站了起來,要雅琪含住他亢奮的下體,雅琪輕輕柔柔的把他含入嘴裏,吐出又吸入,有時用舌頭快速的環繞著龜頭,右手隨著套弄著,左手也沒閒著輕輕的愛撫兩顆小丸子。這一慕讓我想起我替爸爸口交的情形,不禁情慾更爲高漲。  「給我吧,琪。」爸說。  隻見雅琪吐出陰莖說到:「可是我怕……」  「別怕,我會溫柔的。」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幽會已久但卻第一次的性交卻被我撞個正著,而且雅琪還是個處女呢。

  爸將她放倒在床上,並用枕頭墊在雅琪的屁股下,這樣使得她的陰部清晰可見,爸又親了一下美麗的水密桃讓它充分的滋潤後挺起雄壯的陽具不斷的摩擦著整個陰部,隻見雅琪頭左右的搖擺並說:「你那裏好熱,摩的人家好舒服哦!」  爸見時機成熟對準祕洞用力一挺,隻聽見一聲嬌呼,整隻已經沒入肥嫩的陰唇之中。  爸對於久未享受的緊密又溫軟小穴,早已忍不住的想縱情狂抽一般,但是溫柔的爸還是忍下來,輕聲的問:「痛嗎?」  「痛!」  爸於是停止不動,手不斷的愛撫,嘴不停的親吻。  「你可以動動看。」一段時間後雅琪情慾高漲主動的要求,爸慢慢的動起來了,我清楚地看到倆人的結合點流出一些透明的液體以及一些紅紅的血絲。爸一下一下的撞擊都像撞入了我的心坎般的有力。  我不自覺的隨著爸逐漸加快的律動而加速了手指的動作,倆人舌頭仍然交纏,彼此緊抱,雅琪的雙腳緊緊的鉗住爸擺動中的腰,雙手則緊抓的背,我可以清楚的看到爸的背被抓出一條一條的痕跡. 雖然隻是單純的動作,卻包含了無盡的激情,當然包含了我的在內。  兩三百下後,雅琪臉色泛紅,呼吸急促,哼聲也由刻意的壓低而變得隨性而發,聲聲動人,我想她的高潮來了,因爲她開始發出歇斯底裏般的嬌聲,全身肌肉都緊繃的抓住爸的身體,不斷的挺腰迎向爸的衝擊,爸也奮力的衝刺,此時的我也正要達到高潮,然而此時爸突然叫著:「小薇!小薇!哦!小薇!」同時將她的精液全數的射入雅琪的子宮中。  爸的這幾句呼喊卻打斷了我的高潮,因爲,「小薇」正是我的名字,我觸電似的心頭一驚以爲他看到我了,可是沒有,沒有任何跡象顯示爸發現了我的偷窺。  雅琪清楚的聽到了這幾句話,高潮回過神後,她一邊用舌頭含情脈脈的舔乾淨爸的陽具一邊丟出問題說:「剛剛你叫了誰?」  她明明知要小薇是我的名字。我內心也忐忑不安的等待這個回答。  「雅琪,我不能騙妳,我剛剛叫的是我女兒的名字。我一直深愛著這個女兒,就像愛我死去的太太一樣。這幾年來,我刻意的隱藏我的感情,隻希望留給她一個正常成長的空間,不料剛剛情緒失控就叫出了這個內心天天呼喚的名字。我知道你可能無法接受,但我不能騙妳。對不起,我可能是一個變態的人。」聽到這裏我已經激動的淚流滿麵了。  「你不要這麼說,我知道這種心情,我對我已過世的父親也有同樣的情愫,我總覺得父親是天下最好的男人,這也是爲什麼我一直不交男朋友的原因。一直到遇見你,你跟父親的個性、氣質簡直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我一下就爲你著迷了。我可以接納你愛妳的女兒,隻要你不嫌棄我,我也想跟像爸爸的你廝守一輩子啊。」雅琪也邊說邊哭出來,說到最後一句哭的更是大聲。  這時的我終於也忍不住啜泣起來了,多年來埋藏心底的愛慾都在一時爆發,爸聽到了聲音,高喊著:「小薇?是妳嗎?小薇!」  爸隨手披著小被子走了出來,看到我坐在臥房門前哭泣,雅琪也跟著出來。  他帶顫抖的聲音捧著我的臉說:「妳都聽到了?對不起,爸爸……」  我一口吻住他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好一會,我才說:「我愛你啊,笨爸爸。」  我看著一旁,有點感動又失落的雅琪,對她說:「雅琪姐你能接納我們嗎?」  「我愛你們!」她說,我前去抱著雅琪姐並吻住她,我覺得我們好像一家人了。  對我來講她代替了部分的媽媽,對爸來說,我更是媽媽的化身。  那天晚上,我們三個一起洗澡,爸不斷的愛撫著我,我敏感的乳房、我柔嫩的陰部,我則含著他的陽物,就像那天的情景一樣。  雅琪姐有時跟我共舔一根,有時也舔我的陰部,我覺得好舒服哦,分不清楚是洗澡水還是淫水。擦乾了身體我們都沒穿衣服,雅琪拉著我的手,吻著我的額頭說,今晚是屬於妳的,我不太清楚她的意思,接著她給了我避孕藥要我吃下去,我就知道這一刻就要來了。  爸爸已經在臥房等了,雅琪帶我進了臥室,在爸爸的麵前撫摸著我的尖挺的乳房和圓又翹的臀部,說著:「真是不可置信的美啊,連我都垂涎三尺呢!」爸一定也有同感,因爲他猛吞口水。  「去吧!」雅琪輕拍我的又白又嫩的屁屁,我則投入爸爸的懷中,享受他的擁抱與愛撫,每一下撫摸都感動了我的靈魂深處,喚起了自有人類以來就存在的古老慾望,每一個吻都讓我心情悸動,愛慾橫流。  愛的蜜汁已經流聚成水滴狀了,我想很可能會滴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爸把我輕輕的抱到床上,伸出舌頭把蜜汁舔入了嘴裡,他的舌頭不斷的在我的陰部上下的舔動,有時又集中火力攻擊那顆突起的小核,蜜汁不斷的湧出,我兩手抓著床單、眼睛微閉頭因受不了快感而左右的搖擺,但爲了貪圖更多的快樂,我的纖腰卻不停的微微的擺動,雅琪姐則找到空隙不斷的吸允爸充分勃起的陽具,好像要爲接下來的節目做好準備。  爸似乎準備好了,雅琪則轉而輕撫我的胸部,爸則先握著他雄偉的陽具對著我的陰核摩擦,我終於了解雅琪姐白天說的那句話:「好熱,好舒服哦!」  我說不出來,隻能用最原始的聲音來表達,「嗯……嗯……」我從我的嘴裡聽到了不可思議的淫蕩之聲,好柔好煽情哦。  本來,我還擔心爸的那話兒太大,會弄痛我,這下我到希望它快點進來,充分的佔有我、填滿我、用力的衝擊我。爸沒有這樣做,他更有耐心的折磨著我,折磨?沒錯,我沒用錯字,我想有經驗的人自然知道我情境。  就在我受到甜蜜折磨的時候突然感到一陣撕裂感,我不自主的喊出「啊!」,爸溫柔的說,「我的小薇,痛不痛?」  「不痛!我愛爸爸,我不痛!」  爸一看就知道是我嘴硬,馬上溫柔的親我,並時而在耳際邊吹氣邊說說:「小薇,爸爸愛你哦!」  我覺得耳朵好癢好舒服且心頭好甜哦,疼痛之感又去了大半。同時,雅琪姐正溫柔的舔著我和爸交接的地方,這個景象讓我好興奮,於是我用手推出爸的腰,又將拉回來,爸會意的隨著動了起來,起初還是會痛,但夾雜著讓人難以忍受的麻癢,痛或舒服分不太清楚。  不久,我就聽見自己的淫聲浪語:「嗯……嗯……啊……啊……爸……薇好愛你哦……嗯……」  疼痛,早已不知去向了,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舒服快感不斷的從小穴擴散,雅琪姐配合爸的抽動,一手不斷的搓揉著我的陰核,一手則陶醉的搓揉著自己的小穴。我覺得好癢好舒服,那種感覺就像是被蚊蟲咬了之後,不搔還好,越搔越癢越舒服,搔到皮破發疼還無法停止,但是性愛有一點不一樣,就是有高潮。  我很幸運的在第一次做愛就嚐到了人生最美的滋味,我全身像抽筋一樣的規律抖動,一手不自主的緊抓住床單,一手緊握雅琪姐的手,雙腳緊緊的鉗住爸的腰,想叫卻較不出來,卡在喉嚨那裏,此時爸緊緊的抱住我,加快抽插的速度。  忽然一股熱流直沖我的穴穴深處,頓時我覺的好暖和,我舒服的腦袋一片空白,接著全身一片酥軟,「啊……」深深的吐出卡在喉頭的滿足呻吟,回過神來爸側躺在我身邊一邊撫摸我的胸部一邊深情的看著我,雅琪姐也躺在我的另一邊,問我滿足嗎?  我微笑的點著頭。我覺得此刻好幸福,在慢慢消退的快感中,滿足的睡去。 

 早上,五點多,被抖動的床及嬌喘聲吵醒,原來爸和雅琪姐正在享樂呢,我想該是我服務的時候了,我嘴巴湊上去和父親接吻,一隻手學雅琪姐的動作,不斷的揉她的陰核,不久她就達到了高潮,爸卻還沒射出,於是爸擡起我的屁股,要我屁股翹高,頭趴低,那美妙的小穴就完全顯現出來了。  爸先用嘴巴溫柔的吸允,用舌頭盡情的挑逗,最後爸用溫熱的那話兒摩擦一下,把人家的小穴穴攪弄一番,滋滋的聲音也清晰可聞,突然,毫無預警的,「噗……」一聲從後麵插進了多汁的小穴來,一開始還是會痛,因爲昨天才開苞,接著就有說不出的快感。  雅琪這時已經從高潮中轉醒,於是採取和我一模一樣的姿勢趴在我的旁邊,兩個穴緊緊的依在一起,等著分享我親愛的爸爸,爸一邊抽插我,一邊用手指進進出出的戳著她的小穴,我們倆相視滿足的一笑。  突然爸把他巨大的那話兒抽了出來,放進雅琪的穴穴,我頓時覺得一片空虛,並且有點生氣,像是小孩被奪走最心愛的玩具一般的不甘願,還好這時爸的手指馬上補進,卻沒有那話來的溫熱舒服。  不久之後,隻見雅琪姐愈來愈舒服,嘴巴張的大大的不斷的「喔……喔……」  的叫,讓我好生羨慕,突然,一股漲滿感又再度充實了我的小穴,「啊……好舒服哦……爸……」  這時我看到了雅琪姐失去爸粗大陽具的失落又無奈的表情,換成我高興又滿足的朝她微微一笑,就這樣狂歡、失望、狂歡、失望的交替了數次,雅琪終於先達到了高潮,軟軟的癱在床邊,爸這時專心的插著我,兩手緊抓住我的雙臀用力的緊抓著,他每一下衝擊都打的我向前移動一點,乳房及臀部也像波浪般的震動著。  這時我覺得屁眼一陣緊,原來爸將他的拇指插了進來,雖然覺得不好意思,可是我把一切都交給爸爸了,此外這樣一來,兩個穴都被撐著,我不自覺得提肛,使得磨擦更徹底,更舒服,那微微的便意更有說不出的快感,爸的抽動速度不斷的加快,再快,終於我們同時達到高潮,並將精子送進了我子宮的深處。  接著我們互相用舌頭清理我們留下的愛液,雅琪姐吸允著我的穴穴,把順著小穴流出的白色精液舔的一乾二淨,並讓我的高潮持續久一點,我則瘋狂愛戀似的舔著爸的陽具,爸則輕輕的舔著雅琪姐的小穴,此時的我們形成了一個三角形,我們後來也常玩這樣的遊戲,還因此得到高潮,如果你有機會試試看,妳就知道個中滋味是多麼的美妙。  吃完早飯後,爸請了假,帶我到學校解釋昨天的翹課,爸編了個好理由,並保證我以後不再犯了。  從此,我又是一個好學生、乖小孩,名列前矛,老師疼、同學愛。後來,我考上了冠上台灣地名的國立大學,縱使前途無限好,我卻隻考了個公務員,離家一年後請調回爸的單位,一家三口工作在一起,生活在一起。  爸和雅琪結婚了,因爲她懷孕了,而我基於優生的理由我不打算生小孩,也不結婚,卻跟爸及小媽過著神仙般的快樂生活。後來我把爸的小孩當成自己的來愛護,說來他算是我的弟弟,弟弟英俊早婚取了個美嬌娘,夫婦倆也加入我們甜蜜家庭的愛愛行列。  回家後,是我們一家人最快樂的時光,鄉下沒有什麼訪客,晚飯後我們都是一絲不掛的,除了鼓腹而遊外我們尚且隨性而做,彼此取悅。朋友們,你能體會那最最原始呼喚的甜美嗎?我可不是鼓勵亂倫,我要闡明的是,性應該是快樂而沒有藩籬的,不是嗎?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52yrq.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52yrq.com